调教高手 - 调教高手

已经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,正值青春放蕩的年代,班上也有很多人已经有过了性经验。独独就因为我,家里馆的严格就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。我的死党阿辉,则是个拥有许多性经验的高手,在班上风云一时,却没有人知道,他那真正的秘密。
「哀~辉,说真的,我都已经高二了,到现在连女人的奶子都没有抓过,真不痛快。」某天午餐时间,我跟阿辉抱怨着。
「这种事情不能心急啊~!!」阿辉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说着,但是他当然能一派轻鬆的说出这样的话语。
「乾脆哪天跟你们这些朋友借点钱,找个援交妹算了。」
「嘿嘿~ 别这幺说,找人要有门路的,况且你老妈管的那幺严格,你乱来一定会被抓包的。」
阿辉说的没有错,不知道哪个人家里面还有所谓的门禁存在。五点放学后,因为家里离的近的关係,除非有补习,五点半就必须要回到家里,假日也不準出去玩。若不是因为几年前发生的事情,恐怕也不会那幺糟糕。当时我还国小六年级,我有个高中的哥哥。爸爸因为长年工作在外,所以叛逆起来的哥哥连妈妈都管不住。就这样,在某次哥哥夜游的时候,出了车祸过世了。从那次之后,家管开始严格了起来。
说到我的妈妈,是个严格的女人,行事作风也非常的保守,他不像那些婆婆妈妈们一样,会这样跟人家八卦来八卦去的,也不会像那些人一样穿着流行或者性感的服饰。洗衣服的时候就会知道,妈妈仍然穿着很传统的束裤和胸罩,而且清一色都是白的。虽然如此,妈妈的身材却相当的好,D罩杯的胸部不用说,因为从大学时代开始练瑜珈的关係,腰身臀部的曲线更不用讲。有一次无意间撞见妈妈刚洗好澡,穿着内裤套着一件白衣服就走了出来的样子,衣服因为被水沾溼的关係,奶头看的一清二楚,当天晚上不知道幻想着妈妈打了几次手枪。当然,妈妈的脸蛋也是一流,大学时代可是校花级的,现在稍为画点妆,就像是稍微有点鱼尾纹的28岁女OL一样正点。也只能偶尔幻想一下,妈妈穿着性感内衣裤的样子打手枪,满足一下慾望。
就这样,平凡的午餐时间在我们闲聊中结束了。我也没有在去多想援交妹的事情,谁知道某天,阿辉突然打了手机过来,约我再礼拜二晚上的七点到学校附近的汽车旅馆见面,说是有好事情。幸好,这阵子妈妈常常过了六点就出门,每次都过了十二点甚至一点才回来。我没想太多,也就答应了,在妈妈出门后的半小时,我也整装出发。
到了学校旁的汽车旅馆后,看见阿辉坐在旅馆外的座椅上,一旁还坐着一个看似美少女的人,穿着连身的长衣服,以及紫色的裤袜。我稍微打量了一下,走向前去,阿辉他们也站了起来。我才发现,原来跟在阿辉旁边的,是个妇人,看起来大约35岁左右,但是身材却非常的好,薄薄的一件衣物包覆不住她丰满的大胸部,两条腿也不会肥胖或过细,适中的样子看起来很有弹性。
「干麻啊~神秘兮兮的把我叫出来。」我礼貌性的根那位妇人点个头之后,转身向阿辉说着。
「怎幺样? 妳觉得呢?」阿辉看了我笑了一下,问了那个妇人。
「嗯…好吧~ 既然是个清纯的小处男,我就免费帮他开导一下。」妇人如此说着,我也大概明白了阿辉的意思。不过,说实在话,我可是个高中生,怎幺样也不会想要跟一个妇人弄啊~!
「放心吧小易,刘姊很厉害的,跟他弄一次,保证你飞上天」阿辉似乎是看穿了我的疑惑,跟我解释着。那个名叫刘姊的妇人主动的拉起了我的手,用她丰满的胸部贴住了我的上臂。
「好吧~ 看在这对色瞇瞇的奶子和美腿的份上,不妨进去试试」我这样想着,跟着他们走进了里面。
阿辉在帮我们开了一间房间之后,好似也有约的样子,就离开了。刘姊似乎是这行的老手,一进去就很自然的坐在床上,摆出了妩媚的姿势诱惑着我。我很紧张的站在门口不敢动,刘姊看了也知道我是个新手,就把我推去浴室里先洗个澡。我换上了轻鬆的衣物之后,坐在床上,现在这样紧张的状态,别说是弄了,连勃起大概都很难。突然间,我发现刘姊站在我面前,弯下了腰,因为衣领很宽大的关係,乳沟露了出来,她笑了一下,挺起身子,稍微撩起了那件衣服。通常这种长衣服的里面都会穿着一件热裤,但是刘姊并没有,在她撩起来的瞬间,看到了性感的内裤的尖端,正当我盯的仔细的时候,刘姊很快的又拉下了衣服。我清醒了一下,却不明白刘姊为什幺笑瞇瞇的看着我,一股肿胀的痛苦感顿时充满了大脑,我才发现原来我裤裆早已挺起了小帐篷。
「轻鬆点了吗?」刘姊温柔的问着。
「嗯…」我很害羞的点了点头,刘姊做到我的身旁,轻轻的拉下了我身上的短裤,我那已经肿胀到不行的鸡巴就这样弹了出来。
「噗~」刘姊噗嗤的笑了出来,感觉很好玩似的又把我的鸡巴往下压了一下,让它在弹起来一次。我却已经是种的很难受了,都希望可以开始自己打起手枪来了。「你平常都用哪只手自慰呢?」刘姊这样问着我。
「恩...右手,可是...为什幺要问这个问题呢?」我狐疑的问着。
「嘿嘿~」刘姊一边笑着,一边开始套弄着我已经肿大了的鸡巴,突然间我觉得一阵刺激冲脑,整个人瞬间酥麻了起来,没想到刘姊的手技那幺的高超。平常是可以维持的很久的状态,被刘姊这样一撮弄着,约莫两分钟我就忍不住射了出来,整个人鬆软的摊在床上喘息着。
「好...好舒服...刘姊...刘姊的手真棒。」
「呵呵~」刘姊笑了一下,帮我把脱到一半的裤子拉了下来,同时也开始撩起那件连身的上衣。刘姊穿的淡紫色裤袜很薄,很清楚的就可以看见她里面穿的那件,暗红色的内裤,性感的包覆住了她的阴唇。不过也因为年纪的关係,刘姊的腰上有一圈小小的肥肉,但是正因为那圈肥肉,使得那成熟的性感度又增加了好几倍。我软掉的鸡巴逐渐又开始兴奋了起来。
「让我来帮你按摩一下吧~」我转过身去,让刘姊按压着被上的穴道。「知道刚才为什幺会问你用哪手自慰嬷?」
「嗯嗯~~」我太舒服了说不出话来,只是应了两声。继续享受着刘姊的马杀鸡。
「那是因为,你惯用的那只手,会刺激到你鸡巴的同一个地方,也就是说,手碰触比较少的部位,自然的比较不习惯受到刺激,你被我套弄起来...当然会更舒服啰~」听刘姊说的也有道理,有几次打手枪的时候,的确是尝试着用左手,带来了完全不同的感觉。刘姊开始上下左右的拨弄着我的鸡巴,可能是因为刚刚射的太舒服了,到现在整个身体都还是苏麻的。
「你这样不行喔~只顾着自己舒服,女孩子可是会不高兴的呢~」刘姊说完,便开始脱下了她的上衣,我非常的兴奋,以往好像只能偷偷在妈妈换衣服的时候,偷偷欣赏着女性内衣的美。只是,妈妈是个很保守的人,总是穿着传统的内衣和束裤,虽然看了很兴奋,可以让我打上好一阵子的手枪,可是就是不够满足。刘姊就不一样了,当她的衣服完全被脱下之后,那对奶子就这样完完整整的呈现在我的面前。36D的丰满,还有那个因为尺寸不合,在包覆之下挤压出来的胸部的暗红色胸罩。好像是Linda最近代言的那一款。等不及刘姊完全脱下她的胸罩,在她解开釦子以后,我冲上去开始疯狂的吸吮刘姊的奶头,就好像饿坏了的小孩
在吸母奶一样,我幻想着我正在吸吮着妈妈的奶子。我坐起来亲吻了一下刘姊,右手一边开始搓揉着她的奶。感觉起来虽然没有像年轻女孩一样的有弹性,但是那种饱满的程度,和一手捏下去,会从指缝当中挤压出来的奶肉感,让我忍不住开始有点用力的搓揉。
「嗯~~你还真不会怜香惜玉~~好大力~~」刘姊忍不住的呻吟了一两声「嗯~~舒服~~」她这样一嗲,我整个兴緻又上来了。突然想起常常在片子里面看到,男优用力拍打女人屁股的情形。我抱住了刘姊,直接将她的身体向下压,试图着把她翻转过来。刘姊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,挣扎了一下,可是很快的就明白了我想要干什幺。乖乖的趴在床上,翘起了她那丰腴的美臀。但是刚才她挣扎了那一下,彷彿我在强姦女人一样,鸡巴瞬间又硬了起来。
此时的我就像是刚得到宝物的小孩一样,先是仔细的端着刘姊的屁股端详了一下,裤袜的缝合线因为稍为的扭动而偏移了两条美腿夹出来的线条,暗红色的小内裤就像胸罩包覆不住刘姊的大奶一样,在刘姊的屁股上挤出了两条弧线。我开始用手小心的抚摸着她的屁股,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子近距离的接近女人的臀部。裤袜的质感从手上一阵一阵的流过,另一只手在阴部的地方稍微的抠
弄了一下。刘姊也很捧场的乐在其中,发出了「嗯~~嗯~~」的声音,沉浸在我对她的抚摸里面。
「啊~~」突然的我用力的往刘姊这色瞇瞇的美臀打了下去「讨厌,那幺突然...啊~~~」我不理会刘姊的抗议,自顾自的继续打着刘姊的屁股「啊~~嗯~嗯啊~~~啊~~嗯~...」刘姊随着我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拍打叫着,她的屁股也如同看起来一样,因为包覆不住而挤出来的多余的肉,因为挤压的关係变的很有弹性的,随着我的拍打震动着。一边打着一边摸着,不知道何时,刘姊的屁股上被我的指甲颳出了一条裂痕。我兴緻一来就开始用力的撕裂了刘姊的裤袜。
「等等~」刘姊翻身了过来正对着我「你怎嚜这样?」刘姊有点生气的样子盯着我。
「对...对不起,我太兴奋了就...」我低着头「可是...真的很漂亮啊~...刘姊的屁股」
「噗~」刘姊笑了出来「怎嚜有像你这幺天真的男孩」刘姊站了起来,脱下了她那个被我撕破了的紫色裤袜。刘姊的身上,就只剩下那条内裤了。
「等一下~」就当刘姊要脱下内裤的时候,被我叫住了「可以...让我来吗?」?
「呵呵~ 你这个小色鬼」刘姊笑着坐了下来,两条腿打直了的放到我的鸡巴前面,用右脚的拇指推了推我的龟头。我向饿狼一样的扑向了她的下体,此时刘姊的内裤已经因为刚才的爱抚而失了一大片。由于内裤已经被刘姊稍微拉下了一点的关係,几根阴毛露了出来,煞是性感。印象中很久以,大约是国小三年级的时候,我跟妈妈一起睡午觉,可能是因为妈妈觉得我年纪还小,对我没有任何的堤防,就在我面前更衣了起来。我还记的很清楚,那是一条粉红色的棉裤束裤,可能是因为早上瑜珈流汗了要换掉的关係,妈妈从衣柜里拿出了另一条白色的束裤放在床上,我转了过去準备要看,不过妈妈可能是顾忌到我的关係,转身脱下了她身上的那件内裤。
虽然是40岁的女人了,却因为一直有在做瑜珈的关係,身材相当的好,丰腴的臀部上一点多余的肉也没有,但是我知道,要是我继续盯着看,妈妈一定不会转过身来的。于是我故意假装开始睡觉,事实上眼睛瞇着偷看着妈妈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妈妈回头看了一下,发现我已经入睡状态了,就很放心的转过身体来,拎起了刚刚放在床上的内裤开始穿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阴部,小时后的记忆不是很清楚,但是印象中一撮像是有被梳理过的阴毛,和一道不很清楚的阴唇。妈妈的上半身一样是穿着白色的胸罩,可是妈妈的胸部也很大,跟刘姊一样的,奶肉被挤出了胸罩外,非常的性感。
我轻轻的抚摸着刘姊露出阴毛的那部份,不时的又舔了一两下,刘姊摸了摸我的头,就好像是自己的妈妈在摸小孩的头一样。我拉下了刘姊的内裤,她的小屄就这样在我面前展露无遗,一样是修整过的阴毛覆盖在上面,小屄因为刚才的爱抚而溼润的微微发出光泽。
「你舔舔刘姊~」刘姊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说着,我轻轻的剥开了刘姊的阴唇,仔细的端详着,我幻想着妈妈摸着我的头,一边舔着刘姊的小屄和小豆。
「嗯~~啊~~舒服~~」刘姊非常陶醉的叫着。我兴奋了起来,鸡巴硬的难受,很快的我爬了起来,抓住刘姊的屁股向上抬,刘姊发现了我猴急的就要插进去了,应试爬起来想要製止「等…等等…现在还太…」但是我等不及刘姊的诱导,逕自的就插了进去。
「啊~~~~~~~~~~~啊~~~~~」我和刘姊都同时叫了出来,我的肿胀痛苦的感觉瞬间消失,但是因为摩擦下去和阴道挤压的疼痛感却瞬间涌了上来。
「好…好粗…」刘姊被我这样使劲的一顶,整个人像是被电到一样,头向上仰,双眼失神的,两首不停的抽动着,好像我这样意外的一顶,刚好摩擦到了刘姊的敏感点。我顺势的开始扭动我的腰,来回的抽插着刘姊。因为刘姊被顶道敏感点的关係,虽然没有因为前戏而非常湿润,却也开始流了一些液体,我越插越顺,顶的刘姊丰腴的屁股趴趴趴的响。
「妈妈~~好舒服啊~~妈妈~~」我止不住幻想的大声的叫了出来。
但是毕竟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过不暸两分钟,比刚才强烈的酥麻感充满了我的腰间,我用力的射了出去,整个脸就这样无力的趴在刘姊丰满的奶子上,用手恣意的玩弄着刘姊的酥胸。刘姊还在那阵被顶道敏感点的酥麻中,任由我这样挑弄着她的奶头,享受着那种刺激感。
大概这样两个人在床上躺了十分钟,刘姊抱住我的头。
「你啊~ 就是太年轻了才会这样,急着要进来,你不知道规矩是不能射在里面的吗?」刘姊温柔的责备着我。
「可是,刘姊看起来很舒服啊~」我继续捏着刘姊的奶子一边说着。
「小色鬼~」
就这样,我无条件的得到了一场性爱,代价是奉上了我的第一次给刘姊,刘姊穿上了衣服后,从她的袋子里拿出了另一条咖啡色的裤袜,穿了上去。不愧是懂得挑逗人的刘姊,连穿个裤袜都可以让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可是我不能再冲了,要是在上一次我可能会虚脱。
事后,我跟刘姊互相留了电话。之后,没有再透过阿辉,也陆陆续续的出来了几次,不过这几次如果是我找她的话,必须要支付给她1000的现金(听说刘姊在这行算是抢手的师奶级,1000算是他给我的学生价位和第一天无意间顶到敏感点,让她久久以来这幺舒服的一次的报酬),当然也有几次是她主动找我的,毕竟师奶级的,有时候也会想吃嫩草。而我也从刘姊那里学会了很多招,和爱抚的技巧。我就这样,在瞒着妈妈,在他近几个礼拜以来养成的习惯,固定每两天晚上会出一趟远门,学习了性爱的技巧,直到某天,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,改变了我对于我敬爱的妈妈的一切。
那次是我和刘姊出来的第十二次,因为我刚考完试,所以骗了妈妈说我想去玩通霄,可能是妈妈急着要出门,随口要我小心一点也就答应了。那天,刘姊一样的裤袜装,满足了我憋了两三週考试週的慾望。就在我从我们常去的那间汽车旅馆出来的时候,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析的身影。妈妈,一套性感的白色连身裙,就这样套在妈妈的身上,雄伟胸前的V领,让妈妈里面穿着的那件红色的奶罩一露无遗,大胆的紫色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,因为当晚风大的关係,不时的连身短裙被吹了起来,露出了包覆着她美臀的那件条纹内裤,和可爱的小肚脐。妈妈阿~~了一声,满脸通红的拉下了群摆转身勾撘着身旁的男性友人,走进了汽车旅馆。我讶异的傻在路旁,妈妈今晚出门的时候,明明还是穿着很保守的衣服,旧式的牛仔裤,纯白的T侐,怎幺会变成这样性感的模样?
过了那天晚上,我决定在下次妈妈出门之后,跟蹤她,来到了我熟析的汽车旅馆中。跟妈妈约的人似乎早就已经在房间里等着妈妈了,我走了进去,稍微在门外等了一下。这间起车旅馆虽然每间的隔音都不差,但是从走廊上却可以听的很清楚每间发出的声音。可能因为那天是礼拜二的关係,来的人并不多,我很清楚的可以听见房里妈妈淫蕩的叫声。
「啊~~~大力~~啊~~好舒服~~嗯~~就是哪里~~~」妈妈陶醉的叫着,怎幺会这样,我内心里的妈妈,是那幺的纯洁,那幺的高尚,总是一副很严肃的表情,怎幺会有如此淫蕩的举动?我再也按捺不住了,心跳跳的很快,我冲到服务台去,假装是要找东西的人,请他们打开了房间的门。这一开,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景象就这样呈现在我的面前…
「阿…阿辉…」在那里把我的妈妈玩弄的死去活来的,不正是我的死党阿辉吗?原来他号称师奶杀手还真不是假的,可是没想到居然动到我的妈妈身上来了。连我都还没用过的,我的妈妈。
这间房间里面多附设了一张八爪椅,妈妈的双手被拉直了的固定在头的前方,头部因为被插的很舒服所以上仰着叫,那美丽的屁股也因为两脚被固定的关係,向上高高的翘着任由阿辉抽插着。
「唷~你来啦~~」阿辉似乎是早就预料到我会出现一样。
「小…小易…你…啊~~怎幺会….恩~~啊~~等…等等…不要~~」妈妈看到我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,瞬间回复的理智告诉她要马上停止,但是身体却无法控製的陶醉在阿辉的抽插当中。她用力的摇着头,大声的喊着叫我不要看,屁股也用力的扭动着想要甩开阿辉。这时候阿辉不知道做了什幺事情,好像是在妈妈的腰上轻轻的按摩了一下,妈妈突然屁股往上一顶,头也向上用力的仰着。
「对…对不起…小易…妈妈对不起你…可是…好~~好舒服~~~」那一下按摩不知道怎幺样,妈妈连理智都放弃掉了,在阿辉的调教之下,妈妈高潮了,妈妈像发疯似的的傻笑着,妈妈陶醉在阿辉的技巧当中,妈妈留下了两行眼泪。阿辉拔出了他的鸡巴,穿上了衣服,走过来拍拍愣住了的我的肩膀。
「好好享用吧~我的好朋友~哈哈~~」说完,他就离开了汽车旅馆。留下妈妈一边抽蓄着一边躺在八爪椅上。我绕到了妈妈的后面,怜惜的看着她那被阿辉用力抽插过的小屄,连脱下都没有的裤袜,在屁眼的地方被撕了一个大洞,那可爱的条纹内裤也只是被拉到一旁去而已,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,妈妈只是阿辉洩慾的工具之一。
「妈妈~我会好好的爱你的…」我开始舔起了妈妈的小屄,想着以后要怎幺样好好的跟妈妈相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,日本一级特黄大片,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,免费v片在线观看网站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